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联系我们
促进会动态
  • 协会动态
  • 新闻中心
  • 工作通知
  • 专家观点
     
    专家观点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促进会动态 > 专家观点
    【推介会专题】贺铿:品牌国际化背景下如何塑造中国民族品牌
    日期:2019-09-17  来源:北京民促会
    分享到:


    北京民营经济发展促进会会长、第十一届全国人大常委、财经委副主任贺铿


            我讲四个小问题,又是大问题。第一,当前的经济形势;第二,对贸易战谈一点个人看法;第三,民营经济的地位;第四,在新时代,企业家特别是民营企业家使命是什么?四个问题都是很大的问题,20分钟之内讲完是不够的,只能讲一讲个人的观点。

            一、当前的经济形势。作为从事实体经济企业界的朋友们,企业家们,应该会对当前的形势很关心,但是也知道当前我们企业的营商情况还是比较困难,当前的经济形势从今年年初中央经济工作会就指出下行的压力很大,提出了稳中有变,变中有忧。同时也指出,中国经济的韧性很大,我讲的观点是困难多一点,但是不要担心,中国经济确实韧性很大,这不是一个政治口号,韧性大的原因,我个人认为主要有三条:

            1、中国市场大。14亿人口,31个省市,这么大的一个市场对于经济的承受能力,对于困难的承受能力显然是很大的。我们企业家的产品就中国这个市场来说,只要调顺了应该说没有多大的困难。

            2、中国产业非常齐全,是联合国规定的产业部门唯一最全的国家。产业齐全,对于产品的结构的调整余地就很大,中国有一句老话,东方不亮西方亮,我这一行做得有困难,实际上转为另外一行余地很大。所以说,在有一定的困难的情况下,有这样一个优点是很重要的。

            3、有制度的优越性。最近中央反复讲,能够集中力量办大事。汶川地震的时候,温家宝总理有一句很重要的名言,也确实证明了是非常真实有效的,那就是我们可以举全国之力来办一件必须办的事情。汶川地震灾害这么大,原计划三年完成,都担心这么严重,三年能够解决的了吗?实际上我们一年就解决了。西方国家没有制度的优越性,美国特朗普要修一个围墙,折腾将近一年时间,还没有解决的很好。我们国家,政治局常委几个人坐下来,这个事要不要办?要办,那就办,那就很容易解决。日本发生海啸地震,没有汶川地震影响这么大,解决到现在还有一部分没有解决好,这就是没有举全国之力办一件大事的制度优越性,有这个制度优越性,尽管我们经济困难很大,甚至潜伏着金融风险,但是真是出现一点问题的话,这个制度优越性就可以解决,所以不要太担心。

            今年下半年以来,经济下行的压力进一步加大,7月30日中央政治局关于经济的分析已经把这个问题说得很清楚了。为什么今年下半年下行压力更大呢?主要有以下五个方面的原因:

            第一,我们房地产业已经到了进退两难的境地。而世界上发生经济危机、金融危机引爆的导火索几乎全部都是因为房地产,所以这个问题中央看得很清楚,我们的房地产现在到了什么程度呢?有专家计算了去年三组数字,第一组数字是五十个房地产上市他们的资产负债率,从五十家资产负债率计算出来的情况,资产负债率都是80-90%,有几个在90%以上。在公认的安全线50%以下的一家都没有,可见这个问题是值得高度关注的。第二组,中国五十个典型城市的房价收入比,在坐不搞经济方面的同志可能不一定了解房价收入比的实质意义。房价收入比就是一个家庭平均计算家庭的年收入,4-6年,最高6年可以买一套适合自己居住的房子。我们现在家庭平均收入,大概3万多,按照最高6年20万左右的资金,现在要20万的资金买一套适合自己居住要求不大,100-120平米,谁都知道这是买不到的。按这个意义计算出来的房价收入比,50个典型城市是这个数字的2倍以上,高于8倍,所以有40个典型。有的一线城市,像北上深都是这个数的4-5倍,充分说明了,房价收入比是很高了。房价收入比高,也就是房地产的泡沫大,泡沫大了总归要把这个泡沫解决的,这是第二组数字。第三组,房地产的总市值和GDP的比例,这个意义是什么呢?做了一个比较,日本90年代初出现金融危机,这个比值是200%,也就是房地产总市值是当年GDP的2倍,美国2008年出现金融危机引爆世界金融危机,前一年的比值是170%。而我们现在是多少呢?500%,这个数字不能不重视,所以说房地产有很大的泡沫,房地产商资产负债率又很高,这个市值当中跟GDP的比例是500%,这个时候,泡沫再加大肯定是危险的,这一股力量是很大的,地方政府这一点非常糟糕,希望把房地产重新搞上去,实行土地财政,又往上推。有泡沫肯定要解决泡沫问题,但是挤泡沫,手不能用力量太猛,用大了也会穿,非常难办。中央在十九大的时候,总书记在作报告的时候说,房子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全场的掌声很热烈,说明我们党代表们也都认识到房地产的问题非解决不可,这种乱象不能乱下去了。

            在今年7月份关于下半年的经济工作分析的时候,中央政治局特别强调,不能把房地产当做短期刺激经济的手段,这句话非常重要的,堵死了再兴房地产幻想的一些人。央行为了配合中央房地产政策的思想提出了一个措施,调整放贷的利率,怎么调整呢?购房者购第一套房的时候,最低的贷款利率不能低于市场的利率,买第二套房的时候,在这个基础利率再加60%,体现了中央要解决房地产的问题。我们不惜使我们经济增长速度哪怕下降一点也要解决这个问题,因为不能作为短期刺激的手段,所以这一点要充分认识,我们下行压力由房地产很难调控这个问题上显示出来。

            第二,关于贸易问题、利率问题。一些境外的企业,美国、日本、韩国、香港、台湾陆续迁往东南亚,在座的企业家们比我更清楚。我最近到广州和浙江去看了一下,企业家告诉我也是这种情况。他们的迁出对于我们的GDP影响并不是特别大,不管怎么说,迁出多少,比例很小,我们90多万亿的GDP能干到多少,这个问题不大。但是有专家测算可能影响到200万甚至400万农民工的失业问题,在我们就业已经非常困难的情况之下,加上这个问题对于我们经济影响是很大的。

            第三,两个价格数字,一个消费价格指数,CPI上涨,由于猪肉上涨,引起CPI居高不下。第二,产品的出厂价格PBI下降,这两个问题说明是什么?CPI上升,居民的生活负担会加强,内进一步影响内需。PBI下降,我们企业家们的金融更困难,生产的产品不但不涨而且往下跌。这两个价格也值得我们关心。

            第四,下半年的对外贸易肯定是上升不了多少,甚至可能会下降。我们拉动经济三驾马车消费、外需、投资。这三驾马车现在都遇到了较大困难,经济增长的压力不小,下行压力很大。

            第五,美国降息标准来看,世界经济可能进入了下行的通道。世界经济下行,中国经济下行是从2010年开始,这两个下行周期重叠,搞数学的知道,这两条曲线重叠,下行的速度比一个更大,困难更大。今年下半年压力不小。我个人认为甚至明年这个问题也不一定好到哪里去,我们要有克服困难的思想,要相信刚才说的中国经济是有韧性的,有潜力的。但是要看到困难,这是关于经济形势。

            二、中美贸易战,中美贸易战越战越激烈,中美贸易战分三期来看,短期来看不大,主要是心理影响,少出口没有多大的影响,况且我们“一带一路”在弥补中美贸易差的问题,这个问题的影响不大。中期影响比较大,为什么?5年、10年影响比较大。因为它对我们进行技术封锁,有一些技术确实是目前还不能解决,要解决这个问题三年、五年恐怕不一定完全解决的了,这个时候三五年之内困难比较大。长期来讲,中美贸易战是积极的因素,会促进我们更加奋发图强,自力更生来解决我们的短板,这点毫无疑问的。有的人说这不大可能,中美的科技差距太大,中国三五年之内解决不了这些困难,大家都知道,上个世纪50年代末,60年代初,赫鲁晓夫三年,把中国156个中科院项目不搞了,还把一万多名专家招回去了,专家们把图纸带走了,我们两弹一星的问题也不管了,那个时候中国是什么样的情况?那个困难谁能想到,但是中国人就是克服了,156个项目如期的完成,促进了工业基础,也是中国改革开放的基础,没有改革开放是不可能的。两弹一星照样了实施了原子弹爆炸、氢弹爆炸、卫星上天了,美国人根本就没有想到。有人说,那时候有钱学森这样的学生回国,今天没有,不对,今天有,比那个时候更多。我们回来20多万,美国、英国、法国、德国、日本留学的专家都回来了,只要把这些专家发挥的好,使用的好,他们的力量比当时的几个钱学森大得多。问题是我们用人路线、用人政治环境要进一步改善。中美贸易战从长期来说一定是积极的。

            三、民营经济的地位。民营经济是改革开放重要的成果,是邓小平理论思想的重要组成部分,谁也不能否定它,谁也否定不了它。民营经济从改革开放初期看作是资产阶级的东西,逐渐成为社会主义经济补充成分,在进一步党的会议决定,民营经济是社会主义经济重要组成部分,它的性质、它的重要性与国民经济是一样的。谁要否定它,谁提出民营经济退场,我认为是反改革的思想,是极左思潮的影响。所以我们民营企业家们,要放心大胆发展自己的事业,为复兴中国梦做出自己的贡献。

            四、新时代企业家的使命,包括国有企业的企业家,包括民营企业的企业家,国有企业从数量来说是少的,民营企业家是很多的,有人估计三千万家,有人估计比这个数字还要大,总是以千万计的民营企业、中小企业。在这个时代,我们民营企业家肩负着重任,这个重任就是跟全国十四亿人民一样的,要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每个人都有这样一个责任。具体到企业家,我认为第一个重要的任务使命是要培养企业家精神,我多次讲到,我们虽然有三千万家企业,具有企业家精神的企业不是很多,华为的任正非是真正的企业家。企业家精神是什么?企业家精神是1800年法国的经济学家肯尼尔(音)提出来,他的论述有三个要点:

            第一,创新。创新是企业家精神的灵魂,没有创新就够不上企业家,没有创新这个企业办不长,这是无数的事实说明了。

            第二,诚实。如果一个企业,一个企业家,没有诚实的品格,也是办不长的,你的产品骗的人家一时,骗不了一世,这是非常重要的,是企业家精神一块基石。另外一块基石是工匠精神,只有这两块基石扎实了,才能站得稳。我们改革开放40年很多企业家浮躁,希望一个早晨就发财,希望产品一出来就赚大钱。这说明缺少企业家的精神,我们中国几千年的文明史,却没有很多百年老店,而日本有3万个百年老店,美国有2万多家,德国、法国、英国都是万家左右。中国专家们反复研究,前十家真正搞实质产品不多,第一家是搞药业的农人唐,第二家生产剪刀的张小泉,第三家是苏州的叫做谢富春(音),是做化妆品的,有五百多年的历史,有明末的成立的。像同仁堂门口挂的两块牌子“炮制虽繁必不敢省人工,品味虽贵必不敢减物力”,比如川贝母必须用川贝母,川贝母三千多元一斤,用便宜代替了,就永世不能翻身。贵州的老干妈过去做得非常好,市场很大。最近不行了,为什么不行呢?老太太年岁大了,把老干妈传给儿子做,年轻人优点很多,毛病也有,一接手,原来老干妈的辣椒是要用贵州大方县的辣椒,香,非常回味无穷的一种辣椒,我去过那个地方,用这个做原料,辣椒的价格现在猛涨,她的儿子灵机一动,我不用你的,用周边的,用其他地方的不行吗?用了,用了生产的老干妈产品,消费者的舌头很厉害的,一尝不对头,这不是原来的。所以说现在遇到了困难,如果老干妈的牌子就这么倒下去了,估计是很难恢复的。所以我们企业家要讲诚信,要像同仁堂那样,要用诚实的精神。

            同时还有工匠的精神,才能把自己的企业做好。最近第五次中央财经委员会开会,中央财经委员会组长是习近平,副组长是李克强,第五次会议是26号开的,会议提出,要发扬工匠精神,发扬企业家精神,要培养一批专新精特这样的中小企业。专精新特的企业不一定要大,很小的企业也不得了。大家知道,我们高铁上用的螺丝是进的日本的,叫永不松动的螺丝,高铁400、500公里速度这么快,就是用的永不松动的螺丝。这个企业包括工人只有45个职工,螺丝技术不保密,图纸是公开的,可是不仅我们生产不出来,德国也生产不出来,为什么生产不出来呢?首先设计有它的特点,更主要是它的工匠精神,我们现在工匠水平达不到他们的水平,所以我们一定要有这种工匠意境神,精益求精。在新时代,我们企业家要把自己的企业办好,办久,必须在企业家精神上下力气、下功夫、不要浮躁,只要在工匠精神上下力气就可以做得长。德国的西门子是第二次工业革命的时候名叫西门子的人发明了几样电器电灯泡,成立一家公司,以他的名字命名公司。170多年了,现在越办越大。不仅是企业家精神之外,还有现代企业制度,说好说,做难做。我们国企没有现代企业家精神,没有现代企业制度,而是官僚体制。我们民营企业也没有现代企业制度,基本上都是家族制,这样的体制企业办不好。

            什么是现代企业制度?有三条,第一,高管如何遴选,不能用官僚的形式,不能老是家族的形式,要用人为先。第二,会计制度,会计制度必须是现代的,经得起世界最权威的审计部门做审计。第三,分配制度。分配是一门大学问,用多少做研发基金,要像任正非那样,营收收入的15%以上用在研发,所以现在不怕有备胎。第二个分配,职工之间这种分配既要保持积累机制,不能平均分配,工作好的,贡献大的分配就是要多。工作不好的,贡献小的,分配的就是要小,要用这种激励机制。但是一味拉大差距也是不行的,要保证基本的社会公平。我曾经跟一位老经济学家谈到,任正非华为这个公司的分配制度值得我们研究,现在几十万职工,这一次这么大的压力,纹丝不动,非常团结,为什么?分配制度合理,任正非是创办者,也只有1.4%的股份,下面的高管都有一定的股份,几十万人都认为,这不是任正非的企业,是我的企业,我必须把它办好,遇到困难必须把它办好。所以说分配制度是现代企业制度极其重要的一个方面,值得研究。

            我们只要有这样的精神,培养这样的精神,我们在新时代就能完成我们的使命,我希望我们在座的产生真正的企业家,希望我们的事业兴旺发达,祝大家工作顺利,圆满成功,谢谢各位。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Beijing Private Economic Development Promotion Association
    版权所有:北京民营经济发展促进会       京ICP备09080023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1020026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