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联系我们
促进会动态
  • 协会动态
  • 新闻中心
  • 工作通知
  • 专家观点
     
    专家观点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促进会动态 > 专家观点
    刘迎秋:大变局、大调整下民营企业的困境与出路 北京民营经济发展促进会 昨天
    日期:2020-02-13  来源:
    分享到:

    大变局、大调整下民营企业的困境与出路

    刘迎秋:中国社会科学院民营经济研究中心主任


    回顾一下百年,如果把调整、变革、动荡、改组涉及到全球生活的这样一种现象归纳一下的话,历史上曾经发生过三次,比如说第一次世界大战,列宁专门讲过这个事情,帝国主义在领土上重新瓜分世界的一次战争,1914年到1981年。第二次是世界大战,是在整个上进一步分割世界的战争,第一次战争如果说是产生了一个经济以及国土上的重新瓜分,苏联在政治上产生了社会主义振兴,但是它的内涵还是经济的、领土的和在邻国经济上集中表现的经济。第三次是是70年代到90年代,有三次石油的危机以及苏联的解体。这次我理解为,从原来领土和政治的瓜分变为了各国、各民族争取的独立、自主和自由。

        当先,我们面临重新谋求更多霸权收益的变局。这个变局随着特朗普在2017年1月份上台就愈演愈烈了,什么时候结束我们不知道,有人说特朗普如果不能上台就结束了,也未必。有人说,也许我们换一种方式就没有了,这都很难说。总之,我真伪这个变局的导火索需要讨论的。有人说中国是老二就是导火索,是这样毛?2019年要实现全部一千多万脱贫,年收入高于四千块钱,不到六百美元。这个导火索说中国是世界老二,这个可能不准确。有人说特朗普上台是导火索,也不准确,美国的两党都是支持跟中国对着干。我们是发展中国家,我们收入水平、技术水平还没有那么高,还不是厉害了我的国,这方面的认识还是不够的。

        当前的大变局是过美国为代表、以特朗普为代表,政权美国的霸权收益和我们自己对我们自己的发展前景的安排。能否韬光用晦,能否像李部长、贺主任讲到的,能够在高质量上做一个新的提升,这是根本的问题。

        大调整,也不是现在才开始的,从改革开放到现在四十年我们有了七到八次调整,1978年的时候洋跃进,当时说不好,在全国搞了24个大化工,但是那次是调整的,后来我们可以看到宝钢很好,1985年放弃过度依赖重工业的道路,走发展轻工业,解决生产目的问题,对外搞了大进打出。1988年治理整顿,中间发生了一个政治风波,这次治理整顿也是一次调整,那次调整影响比较大的是我们的民营经济,1989年、1990年民营经济大幅度下滑,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也是一次调整,我们国内搞了十六条,是调整了,2020年的出口导向也是加入WTO,也没有想到WTO会带来中国这样一个10%的持续高增长,尽管这里面有一些结构性的问题,或者是低效率的问题,但增长给中国带来的变化是不可否认的。2007年一篮子刺激计划,“三期叠加”里面就有一个前期政策消化期。2013年以后的新常态一直到现在,至少可以有七八次的调整,到目前这几次调整是我们经历了新常态下的调整,这个原因比较复杂,一般归纳为或者是主流的归纳为三期叠加,我以为更多的是我们经济发展到今天,基本矛盾或者是主要矛盾发生了变化,遇到了一些技术上的调整要求,政治上调整要求也有,生产关系调整要求也有,技术上这么多,包括领导讲的新技术革命的加速、新业态的更新、新平台的出现层出不穷,互联网+等等的融合,现代物流、居民民生迅速发展,集中化生产与分散化组装,智能化和粉丝化广泛发展与交织,精细化、标准化、批量化、定制化的问题都让我们遇到了。这些变化都是社会力、生产关系矛盾变化的一个必然阶段,对这次调整怎么样看待?我们认为是早晚要来的。我们怎么样认识这种变化?如果我们认识不好就难免发生一系列的问题。

        还有哪些潜在风险?我归纳了几点,也是前一阵子中央政治经济工作会议讨论经济形势讨论提到:

        一是国内经济结构大调整何时结束?或者是一个新的优质产业构造什么时候开始形成?中间能否出现黑天鹅或者是灰犀牛?从中央的这个层面的提出来的,也是大家比较关心的。我们希望的调整是持续的又是阶段性的,有新的起飞成长特征的,这是一个潜在的风险。如果说对这个问题无休止,可能对民营企业发展带来的问题更严重,特别是灰犀牛或者是黑天鹅。

        二是世界大变局加速演变,全球动荡源和风险点显著怎多。“动荡源”在什么地方?风险点都是哪些?会不会出现我们自己的风险点,这些问题都需要思考。这是潜在的风险,不仅仅是来自于外国的,如果以为都是来自外国,我认为在认识上是有偏见性的。

        三是调整中能否使政策取向与操作积极能动地反映主要矛盾和主要矛盾的变化主要方面的要求?比如在民营经济发展处于这样一个困难期的时候,把社保这些东西转由税务部门来征收,这件事是由全国人大作出的决定,这一转,民营企业就像遇到了一次巨大的冰雹一样,纷纷叫苦不迭,生产以及后续的生存遇到了挑战。国务院不得不作出紧急的决定,就是关于改变方向,社保基金的征收比例要调整,总书记在讲话的时候专门批评这类的事情。以后还能否出现这样不掣肘?为什么会出现掣肘?这些问题仍然也是潜在的方面。   

        民营企业发展仍面临哪些困惑?困惑来自于两个大的方面:

        一是企业自身发展过程中的困惑。大家熟悉的比如说后代接不接班的问题,不愿意接班的问题,家族成员出现内盗的问题。比如说我是家族成员,但是家族成员是内盗的,有很多的民营企业是遇到了这个问题,家丑说出来的不多,我们调查不少。这是困惑的问题,怎么办,当然需要找到办法。企业人才大量流失,特别是民营企业,创新以及等死和不等死的问题。

        二是来自企业外部环境变化带来的困惑。像新业态冲击,原来是实体店,现在光搞实体店不行了,现在搞线上交易,光线上交易也不行,因为你要卖服装的话线上买的东西未必可以适合你,我买过皮尔卡丹的夹克,买回来不能穿,所以这种冲击是很有意思的。市场供求关系变化过快。融资难、融资贵,特别是大企业对小企业,无论是国有还是民营,对中小微的民营企业的货款拖欠,引起了国务院的重视,直接针对国有企业要完成多少个亿,像去年是800个亿等等,有陈少800亿算什么?差远了,这样也有一些困惑。企业无主管找不到依靠和企业建档后又感觉管得太多的困惑,我到深圳去一些调研了解,你们感觉民营企业最大的难事是什么?什么贷款难融资难什么别说,最难的是区块管理,一个干部管多少家企业,连我要搞一个开业典礼放花篮都得他批准,我们难在这儿!这是不自由的困惑。

        如何与上游企业保持比较好的健康关系也是困惑的,搞得好,上下游之间有协调,企业可以生存,搞不好就难以生存,我们调查的时候遇到了很多问题。政策是否透明,很多政策不透明而且各地存在着很大差异,迫使很多企业产生了内生、外部影响的投机行为。官员与企业亲而不清和清后不亲的困惑,这本不应该的,其实有为的政府是不需要这些东西的,但是我们就发生了这样的问题。中央要求大幅度减税降费但是企业税的负担和超前征税的负担仍然很重。最后,说是“自己人”,但仍有“外国感”的困惑。

        所有这些困惑,我认为最大、最重要,也需要好好理解是前面一些领导提到“自己人”有“外人感”的困惑。著名三全创办人所说的就是不安全感。目前为止,不安全感的问题没有解决,28条出来的之后是否解决了?不敢说完全没有解决,至少感觉到还没有彻底解决。之前大家有不安全感,不是自己人有几个方面影响他产生这种想法。

        1、融资难融资贵问题没有解决的同时,规模歧视普遍存在,这影响了中小微民营企业的安全感、自己人感。

        2、“竞争中性原则”写入政府报告,但是没有做到法法不禁止皆可为。像一些石油,十几年前民营企业进入了输油管道,但是还是很难。

        3、基层政府部门主管的负责人,包括一些很小权利的干部在管某一个项目的时候,运用国家有关政策、规定对企业管卡压。这个问题现在很普遍,很多企业提到因为猪放屁就不准养猪的问题。

        4、受传统观念和仇富心理的影响,认为现在民营企业家仍然是资本的所有者、是资本的化身,因此不是“自己人”。

        怎么样摆脱?

        1、主动纠正自身存在的误区,要考虑一个问题:民营企业在中国的发展不是权宜之计,是老百姓的民营经济,符合人本性经济,与中国文化理念相通,与大多数中国人的价值取向相吻合,所以民营经济不以个别人的意志为转移。不管是谁都一样,否定民营经济不能使中国人走向共同富裕,规范民营经济、加强包括孔司长讲的法治,一定能够使社会走向健康,人民走向共同富裕。

        2、进一步清除“离场论”、“速灭论”的思想认识基础,这些东西都是“行左实右”,都是超越时空,都是形而上学的,都是教条主义的,都是假马克思主义者,包括人民大学的发表所谓共产党宣言讲共产党人在消灭私有制的文章一样,因为党章里面讲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我们的共同理想,共产主义是我们的远大理想,二元大理想只有在充分发展和高度发达的基础上才能实现”。所以要清除这种教条主义、形而上学、无助于中国发展的错误思想。

        深刻理解民营企业、民营企业家是我们自己人,不是一种应付性和临时性表白。我的归纳是,这个“自己人”论首先是理论上的深化,另外我们是指所有的共鸣,是排除那种违法乱纪人的所有人,其次是因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就是到了中级阶段,像人均收入超过美国,或者是更高一级的结算像法治文明、社会文明已经世界领先,什么叫领先?礼让,像坐车不抢座,不用排队也知道队怎么排的。“百姓经济”仍然是一个可能存在,甚至是整个社会持续健康发展的重要基础。总书记讲过百姓经济,总理也讲过安身立命之本的一些话。总之,这个观点的核心:直到社会主义到最高级阶段,也就是共产主义实现的时候为止,民营经济不可无,只不过它的形态会发生变化,不会是现在这种经济形态。

        明确了这几点之后,我以为当前的民营企业家要着重做好几点:

        一是破除心理上的恐慌和行为中的犹豫,要聚精会神、心无旁鹜、诚信守法做实业。第28条中讲到了“民营企业改革发展”,过去都是讲“发展”,这次要讲“改革”,所以是首先发展心无旁鹜、还要改革。

        二是破除陈旧的家族观念,落户的民户短见,谋合作共赢与高质量发展,就是几位领导提到抱团发展以及取暖的问题,还有股份化的问题。还要做大做专做精做强,不求大,但是要做精、做精,专是社会分工的一种表现,分工就是社会生产力,什么都搞,你什么都不行,这一点无论是从微观角度而言还是宏观角度而言都是对的,因此,我们的企业要在专、精、特、新、强上下功夫。

        三是找准基点,突出亮点、守成创新、稳中求进。

        四是既要重视短期收益,有要谋求长远发展利益,不能只为眼前,舍近长远,既重视当前,又不离长远,要有匠心的精神把企业做大做强。   

        我想说,有人预言:“2019年可能是过去十年最差的一年,但可能是未来十年最好的一年。”这个概括我以为不准确。我不赞成。   我的估计是,2020年宏观调控和管理的政策会比2019年更好,更切实际,更符合规律,从而更宽松有效,我国担心的是经济进一步下滑的时候,我们宽松过度。比如说房用来住不用来炒,但是如果不把房子当为商品来对待那一定是错的,2021年会比2020年更好,一个新的增长和发展周期行将从那时开始。

        我们相信,在党中央的领导下已经有了几年的行动,国务院又连续做了很多的政策安排,民营企业家应当认清形势、放下包袱、不为干扰,清装前进,开拓进取,再创民营经济创新发展的新辉煌。这是时代和中国人对民营企业家的厚望。   

     来源:2019中国企业家大会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Beijing Private Economic Development Promotion Association
    版权所有:北京民营经济发展促进会       京ICP备09080023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1020026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