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联系我们
促进会动态
  • 协会动态
  • 新闻中心
  • 工作通知
  • 专家观点
     
    专家观点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促进会动态 > 专家观点
    贺铿:后疫情时代民营企业的重大发展机遇
    日期:2021-05-08  来源:
    分享到:

        民营企业这几年的发展确实好像是遇到了一些困难,也遇到了一些问题,我讲几个观点。

        第一,后疫情阶段经济的走势怎么判断?现在流行的三类型的经济学家三类型的判断,比较多的就是说可能要出现比较严重的通货膨胀,而这个观点现在越来越多。特别是最近美国的房地产又热起来了,这个判断要出现严重的通货膨胀,主要根据就是前年下半年,去年春天发生新冠疫情之后,有关的国家都采取了积极的货币政策和财政政策,货币放水比较多,尤其是说美联储放大水,因此担心会出现通货膨胀。紧接着我们国家的生产资料和工厂的出厂价格指数DDI上升的发展快,美国房地产有一点热,所以认为会出现通货膨胀。不过我的观点认为不大可能,货币多了一定就一定要出现严重的通货膨胀,就是因为我们有一个传统的弗里德曼的理论,弗里德曼认为通货膨胀是一个货币现象,货币发多了一定要通货膨胀。但是事实上面,很多情况都有用到这个理论,原因很简单,多发的货币没有进入老百姓的口袋,没有形成老百姓的购买力,它怎么通货膨胀呢?而我们的供给能力又很强,需求一直不是很强,因为我们这个收入增长不是很快,这不是一个国家,中国比较明显,其他国家也是如此。所以说出现严重的通货膨胀就是CPI涨的快可能性不大。美联储现在着急的是美国的CPI能什么时候到2%?只要到了2%,货币政策就可能慢慢地往回缩,现在给人们的预期货币还是要上升,因为CPI要上升。我们的CPI也不高,是不是要出现的严重的通货膨胀这么一个结论,根据不足。不过有一个经济学家提出来一个看法是值得我们很好的思考,他提出什么呢?就是说疫情发生之后,政府大力度的干预经济,使得我们传统的分析经济走势的方法不好判断,现在怎么判断有点难的。

        第二,一部分经济学家说在今明年要出现滞胀,这个根据就是上一个世纪第一次经济大恐慌之后,美国的罗斯福总统采取了新政策,也就是罗斯福新政,在上世纪60年代、70年代出现了12年左右的滞胀,所谓滞胀就是CPI比较高,但不是很高,经济有上不去这样一种不死不活的现象。这个现象非常难办,美国延续了12年之久,因为这种情况,我们把货币降下来,就得要找到货币紧缩银根,越紧缩银根经济越上去,这一头滞胀,那一头要严重,要把经济弄上去,货币要宽裕,货币宽裕了以后,货币又上涨,这个情况不好办。经济学家们说这种滞胀现象是经济问题的癌症,不好治。现在是不是出现这种情况很难受,我认为这两年的宽松的货币政策和宽松的财政政策,跟罗斯福的新政是一样,罗斯福新政大搞基础设施政策,修学校、修医院、修高速公路用这样的方法刺激经济增长。所以有很长一段时间出现了滞胀,现在我们采取的财政货币政策是抗御,抗御的货币政策慢慢回归到常态,对于这个问题我做不了结论,我还是倾向于部分出现滞胀现象。

        第三,少数经济学家有这么一个观点,未来5-10年可能低轨运行,速度上不去。根据2008年美国出现金融危机之后采取措施,让这个危机过去了,但是2008年一直到2019年,这十年的经济增长,十年的平均速度和2008年以前的十年的平均速度低,这是事实。所以疫后5-10年低速增长,我们经济增长速度会低于5%。我的看法恰恰跟他们相反,只要我们疫后对于经济的宏观政策放大,不但不会低轨运行,甚至有可能出现较高速度的增长,会有5-10年这样的跨越式增长。都说我们是跨越式增长,什么是跨越式增长,没有人来定义。所谓跨越式增长,就是国外的先进技术,人家经过了10、20年有这个技术和水平,我们改革开放把这个引进来,不需要长时间再去研究这项技术,因此别人10年才能达到的目的,我们一两年就达到了,这就是跨越式增长。现在我们的生产力技术还是比发达国家低很多,国外有很多东西我们可以直接引用,应该说还有跨越式发展时期。如果没有这么一个时期,我们要赶超美国那就不可能,正因为有跨越式发展时期我们才有信心赶超美国,我估计至少不会低轨运行,这是经济学界对于疫后的经济发展势,我看大体有三种判断,这是第一点。

        第二点,中央政治区去年11月份的会议提出了三个重要的观点,1,今年是十四五开局之年,中央提出来我们进入到了一个新的发展时期,两个一百年也好,2035年的目标也好,现在进入到了一个新的发展时期。而这个发展时期我还很有信心,因为去年的中央政治局会议关于十四五发展的指导思想,去年12月份召开的关于今年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这些文件可以看到中央的思路越来越明确,经济怎么搞。过去这一段时间空话比较多,这两个会议实在的东西更多,把这两个会议理解好了,新的发展时期对我们民营经济也好,国营经济也好,应该会迎来好的发展时光,这是一个概念。2,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央政治局会议上强调进入到发展时期我们一定要有新的观念,不能沿着原来的观念来考虑现在的问题,哪怕一个企业家,也不能按照老的思想来考虑问题,要根据新时期的特点,找准你的方位。这一点非常重要,我觉得我们企业家新的理念我看就是要真正属于企业家精神,我们有两千多万家企业,真正的企业家精神像任正非那样的不多,所以缺少企业家精神。因此我们一定要树立企业家精神,企业家精神就是两点:1800年法国的有名的经济学家提出企业家精神的时候,他说企业家精神有两个精神,一个要考虑创新,时时刻刻考虑创新,不要你的产值怎么样了,就好了,就占领市场,占领不了,在新时代每时每刻都在变,诺基亚的失败非常明显,当时诺基亚的手机真是好,人家乔布斯要搞三机合一,两年之后搞出来了,大家都在用智能手机,使整个社会发生了很大变化。不然的话,支付宝这些都用不上。诺基亚那么好的手机,老总说29项技术专利还没有使用,怎么就不行了呢?因为你不创新。说到创新,我希望我们的企业家们,必须要不断地创新。二是工匠精神,我们的工匠精神不行,很多东西生产不了,设计不出来,我们的芯片卡脖子,任正非设计的芯片据说也是很先进的,生产不足。我们许多东西,我们的航空发动机,想起来也不是一个了不起的事,没有工匠精神。大家日本有一个40多人的小厂,生产的螺丝钉和其他人生活的同类型的螺丝钉的价格高6倍,凡是有高铁的国家都是由它这个工厂提供的,它的技术也不封锁,到网上下载这个螺丝钉的生产流程在网上就可以下载不了,他就知道中国没有这种工匠精神。所以这个工匠精神要好好的,我们各个企业家,具有高技术工匠,保证你的产品和生产流通。这种新理念那样的强调,仔细想一想是有道理的,就是要有企业家精神。

        第三点,新的发展格局,两个循环为主,国际国内双循环相互促进。所以说中央提出的这三个新的概念要好好的理解。

        现在出现了三个核心拐点,1,我们的经济,世界的经济明显的退步,我们经济速度一季度18.3%,我的判断还没有恢复到正常状态,因为去年疫情是-6.8%,把这个东西扣除以后,实际上我们真正的经济增长速度大概没有超过5%,所以说18.3%可以喜人,但是还没有到正常情况。可喜的是四季度正增长6%,我们技术还是向好的发展,这是中国经济发展势头比较好。美国的经济,我经常说,我们的媒体人大家都很爱国,宣传我们自己正面的东西,都恨美国,宣传美国的东西正面很少,美国二季度之后,经济复苏不比我们差。欧洲也是,欧洲没有美国好,没有我们好,但是复苏也比较明显。世界是一个共同体,光是我们好好不了,世界都在好,整个经济技术才会好。所以说从这一点来看,我们未来一段时间充满信心,这是第一个拐点。

        第二个拐点,总得来讲出现了下降的趋势,虽然有点反弹,总体上来讲,应该是说没有问题,尤其是新冠疫苗的出现,使得大家的信心更高,世界上现在主要大概上有4-5种的疫苗的使用。我们要看到人家的疫苗还是不错的,可能最好的是美国的两种疫苗,我们的报道也有,它的有效率是94%,我们的也不错,有效率是74%,差20个点。疫苗的出现对于战胜新冠疫情希望很大。

        第三个拐点,随着经济复苏,随着疫情向下的拐点出现,积极的财政政策、货币政策逐渐回归到正常的情况。中国已经提出来了,只是强调不转急弯,美国CPI到了2%也在转弯,所以说政策的拐点是正在出现。

        最后简单讲一个中国经济存在的问题,中国经济存在三个主要的问题,第一,生产力水平不高,包括劳动工具、劳动者、劳动对象三个要素,我们的工具木不够先进,我们劳动者与发达国家相比受教育的程度不够高,技术水平不够高。我们的劳动对象,我们的材料落后,我们一些企业家常常宣传言过其实,我们这个世界水平,超出世界水平,总体上来说是落后的,生产力水平是落后的。有这么一个问题,只要我们认认真真的吸取人家先进的经验。第二,收入失衡,城乡收入差距很大,地区收入差距很大,个人之间的差距更大,我们有90%的月收入低于5000块钱,1000块钱6亿人,2000以下的将近70%左右,1.9%的高收入者掌握着70%、80%的财富,这样一种收入分配情况制约我们的消费升级,使得我们经济拉动力不强,甚至在减弱。所以这个分配问题是一个大问题,昨天在万寿路比我们这个人多一点的会,叫小康高质量发展大会,结果发言的人、请过去的专家都是基本搞扶贫的,我发言上去一说小康问题不单纯农村问题,是包括城市人民在内的所有人的问题,要解决是收入分配的问题。不解决收入分配,消费合理,消费上不去,社会不安定,这也不是共产党的初心,共同富裕也不是这么一个问题,分配问题是今后宏观政策当中的重点。去年11月份的政治局会议在研究十四五规划的时候提出来要大力增加中等收入的人群,中等收入是一个大部分,特别富的一少部分,特别穷的一少部分,要解决第一个问题,要让收入分配发展的水平明显的缩小,要让这个社会公共资源配置明显的改善,这就是今后要发展的,宏观上要掌握的问题。

        我觉得现在的问题还有第三个问题,上层建筑与经济基础不行,上层建筑包括法律、意识形态、政治智慧应该加强,具体不讲了。讲的这些供参考,有一些不对的供大家批评,谢谢各位。

    稿件来源:2021中国民营企业家大会



    友情链接: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Beijing Private Economic Development Promotion Association
    版权所有:北京民营经济发展促进会       京ICP备09080023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102002628号